世上的人遍地都是,说得着的人千里难寻

摘要: 你看云时,我觉得我们离得好近;你看我时,我觉得我们离得很远。

09-12 01:44 首页 随手写下的日子

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那人就在你身边,或者就在你里面,可你却觉得离他好远。


比如你们一起旅行,你想坐在看看风景,他说就是山和水,有什么好看的;比如你们一起走出电影院,你难抑心头激动想和她分享些见解,可她说出来的话确实风马牛不相及;再比如你们一起滚床单,你想要的姿势,他永远都满足不了。


你看云时,我觉得我们离得好近;你看我时,我觉得我们离得很远。


这种感觉,就叫孤独。


如果你体会过孤独,那不如我们一起来聊聊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之所以跟你聊,是因为我觉得你会懂。


一、老杨和老马:利用与反利用

买豆腐的老杨以为自己和赶大车的老马是朋友,遇着什么事都喜欢找老马说,请他帮忙出主意,逢人便说“我和老马关系好得很”,就像杜甫动不动就写诗向李白表白。可人家老马根本不愿意和他做朋友,看到他就觉得烦,每次老杨找他出主意,他表面上是出主意,实际是使坏,给老杨挖坑,巴不得看着他把脸丢光。


其实杜甫的单相思不算啥,毕竟李白只是心里没他;像老杨和老马这样才是可怕,你把人家当朋友,可人家却把你当猴耍,这是人生一种莫大的悲哀吧。


你以为这是一个“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的故事,可等老杨临终前和儿子谈话,才知道老杨结交老马,无非是看上了人家“有用”,想利用老杨为自己出主意,说到底就是想占老杨便宜。说起来老马只是以牙还牙。


二、杨百利和牛国兴:走到岔路口,才知道所谓“知音”知识一个美丽的误会

杨百利和牛高兴能成为好朋友,是因为他们都喜欢侃大山,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能把一 完全没影的事情,聊得玄乎其玄。两个人就这样在超越现实的想象世界成了好朋友。


两个人侃到趣处,牛国兴说:“我到茅房撒泡尿。”


杨百利本来没尿,也说:“我随你去。”


读到这里不禁会心一笑。


可后来才知道,所谓朋友,所谓聊得来,其实也是天时地利的迷信,或者说一场美丽的想象——等你们过上不一样的生活,就会有各自不同的世界,到了那时,你心中总有千般不愿万般不舍,也逃不了离别。


多年以后,杨百利在大哥的婚礼上侃大山,自己说得津津有味,可却有一个人听得懂,说着说着就索然无味了。想必婚礼结束客人散去后,杨百利会点上一根烟,想起当年带自己入门的牛国兴,忍不住一声叹息吧。


很多人就是这样,在你我的生命里来了又走,蓦然回首,才发觉来时的路好孤独。

三、老汪的心事:远方的诗和眼前的苟且

老汪是个不爱说话的教书匠,月圆月晦时都要在原野里漫无目的暴走,别人好奇问他为什么要暴走,他说“没法给你说,说也说不清”。


有次老汪喝多了,趴到桌角上哭,哭着哭着说出了真相: “总想一个人。可是又不能去找她,当年就因为这个差点丢了命,半个月积得憋得慌,走走散散,也就好了。”


    旁边人一惊,说: “原来这样!只是担心,大中午的,野地里不干净,别碰着无常。”


老汪摇头: “缘溪行,忘路之远近。”


又说: “碰到无常我也不怕,他要让我走,我就跟他走了。”


老汪前面刚说”又不能去找她,当年就因为这个差点丢了命”,后面又说“他要让我走,我就跟他走了”,才明白,原来真正怕的不是自己死,而是对方会死。


这时的老汪,取了一个喜欢占便宜又特别爱张家长李家短说个不停的老婆。

明明心中爱着那个开封的姑娘,可床上却是个完全不同道的女人,这是很多人的选择,也是很多人的孤独之所在。

四、杨百顺和巧玲:灵魂伴侣又如何,没了彼此也死不了

人就是这样,和聊得来的人在一起,鸡毛蒜皮的小事两个人都能做得津津有味;而那些聊不来的人,给自己金山银山也换不来真心。


一头是火焰,一头是海水。


杨百顺辛劳半生,想着给自己留条后路,入赘到了寡妇吴香香家——当你选择一段婚姻不是以感情为首要考虑因素,感情自然很难尽如你意——嫁进吴家门,才发现自己虽然得了温饱,但失去的是自由和尊严。


可即使放弃自由和尊严,还是换不回稳当的生活,后来杨百顺出远门提前回家,撞见吴香香和隔壁老高在打炮,才知道自己戴了N年的绿帽子。吴香香发现事情败露和老高卷着细软跑了,跑的时候女儿都不带;老高跑的时候,也扔下病在床上的老婆不管了。


就因为两个人聊得来,吴香香可以不要自己的亲生骨肉;而老高,也愿意完全不顾道德。


可是杨百顺这头嗯,虽然和吴香香八字不合还被戴了绿帽,可他其实没那么介意,因为他碰巧和吴香香的女儿巧玲是聊得来的忘年交——两个人好到杨百顺没了自由和尊严还觉得能和巧玲说上话生活就有滋有味,好到妈妈跟人跑了巧玲还完全不在乎和杨百顺过得比妈妈在时还开心。


看到这节,既替找到知音的杨百顺高兴,又为背后藏着的冷酷感到不寒而栗。

可即使这样聊得来又怎样?没有了彼此,生活还是会继续。后来杨百顺和巧玲假装去找吴香香的中途,两人走散了,后来杨百顺找巧玲未果留在咸阳娶妻生子了,而巧玲也顺利地活下来还儿女成行。


巧玲收到杨百顺后人的信,约她见面,但她没去;可临死前,却让孩子联系杨百顺的后人,想问句话。书里一直没说巧玲想问啥,可我想,巧玲是想问杨百顺当年有没有找过自己,想到自己是不是会肝肠寸断,可她不敢问,既怕杨百顺没有找她她会失望,又觉得自己都放下了又哪里有资格奢求别人放不下。

五、说得着的人,吃红薯也开心;说不着的人,给金山也不满足

杨百顺一直以为吴香香是一个只知道买馒头攒钱想开饭庄的庸俗妇女,根本不懂自己对喊丧和建筑的爱好,虽然他的生活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吴香香赐予他的,但他从来都看不上吴香香。


直到后来在郑州火车站,远远看到吴香香和老高买个红薯一人一口吃得有说有笑,他才知道原来不是吴香香庸俗,只是因为自己从来没走进她心里。


同样是吴香香,和杨百顺在一起,就把他当牛使,逼着他买馒头攒钱给自己开饭庄;可跟了老高,一个擦皮鞋,一个帮人洗脚,风扇露宿也能过得开开心心。


有情饮水暖,无情啖参饥,说的就是这个理。


而书里后来一个出现的被戴绿帽的牛爱国,他一直没弄懂,以为自己只要任劳任怨给老婆庞丽娜做好吃的,为她做牛做马,就能挽回她,把她的心从姘头小蒋那里拉回来。


后来小蒋被老婆捉奸,小蒋老婆跑来找牛爱国,将她捉奸的过程一五一十讲了:“我在春晖旅社房间外,等了半夜,什么都听见了。“


又说:“一个后半夜,他们干了三回事。”


又说:“干完三回事,还不睡,还说呢。”


又说:“睡了睡了,一个人说:‘咱再说些别的’,另一个说:‘说些别的就说些别的’。”


又说:“他们一夜说的话,比跟我一年说的话都多。”


表面上是小蒋老婆在说自己的心里话,可这些何尝又不是牛爱国的悲哀呢?


可直到这时,牛爱国都还不明白,老婆庞丽娜不愿意跟他一起过,只是因为和他聊不来,并不是因为出现了小蒋。他以为只要小蒋消失了,庞丽娜还会回来,可他不知道,自己和庞丽娜不是一路人才是问题的关键,即使没有小蒋,庞丽娜也会和小吴小王小李。


这不,没了小蒋的庞丽娜,后来和自己的姐夫私奔去了。


不是因为牛爱国笨,而是因为他的人生里,从来不知道和一个女人说得着是什么体验,到后来他自己遇到章楚红,体会到聊得来和睡得爽的极乐之境,差点被操哭,才算是看过山见过海,才真的懂了庞丽娜的感受。

六、面子还是里子,你到底要哪样?

把书里关于说得着说不着的故事梳理到一块,更容易看清里面的脉络。


老杨和老马说得来,只是老杨出于利益考虑的攀附,从来都是牛头不对马嘴,根本就不算,老马想必很孤独;杨百利和牛国兴说得着,更像是两个未经世事事事的少年,一起喜欢了一姑娘以为自己可以做一辈子的兄弟,没想到后来一遇岔路口就分开了。利益之交和少年同好,迟早要分道扬镳。


老汪从来没跟谁说过他的爱情故事,但从字里行间,不难看出那是一段怎样的灵魂之旅,可老汪却求而不得,求而不得之后便心灰意冷随便娶个老婆过不如意的日子,把对旧人的爱吹进糖人里,寄托点滴相思。而杨百顺和巧玲,虽然都有无数个日日夜夜思念对方,可还是在庸俗的尘世间过起了一地鸡毛的日子。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多少热都是这样,心在天堂,可脚却行在尘埃里。


倒是被人视为恶毒妇人的吴香香和被指为淫妇的庞丽娜,一直追随自己的内心,爱己所爱,活出了自己想要的人生。人生难得两头好,想过得像自己,就得舍弃很多只是看起来像自己的负累;想要消弭孤独,就得敢于挣脱误入的索套。


首页 - 随手写下的日子 的更多文章: